在舞台上,他是祖宗十八辈都被老郭给糟践完了的老好人,而生活中的于谦可以用大智若愚来形容,他和郭德纲不一样,老郭在台上嘴不饶人,下了台他就没词了,能少说话就少说话,能不说话就不说话。抽个时间躲在家里一个人看书是他最大的兴趣爱好。

而于谦可不行,他好热闹,广交朋友,抽烟、喝酒、烫头是其人生中三大爱好。从于谦身上能看到北京人骨子里的那种性格特点,不争名,不逐利,玩世不恭,喜欢在与钱无关的事情上下苦功夫。


于谦享受于吃喝玩乐,这不是有了条件之后的奢侈,而是年轻时就养成的习惯,那时候于谦和大多数老百姓一样,没什么钱,一天到晚穷欢乐。

有人可能说了,不都说于谦家境非常优越吗,的确,于老师的父母确实有能耐,两口子都是油田的工程师,放今天肯定了不得。但在过去其实也没那么夸张,在那个吃“大锅饭”的年代国家干部才挣多少工资呀,谁比谁能富多少,还真不见得。至于说蒙古国海军司令,什么清朝铁帽子王,八大胡同宦官之后,这都是郭老师的段子了,多是用于调侃于谦的。


青年时的于谦对于自己的未来也是一贯的迷茫,那时候相声这门艺术已经低落到谷底,看不见什么希望,于谦虽然在体制内,但工资也是少得可怜,请假多得时候他一个月拿过几块钱的工资,回家都不意思跟媳妇说。大老爷们还指望你养家呢,你下班拿回来几块钱工资,实在寒酸。

但日子过得再紧,喝酒吃肉的事情却从来都不能妥协,大半夜3点来钟,朋友就来找了:“谦儿,下楼吧,就等你了”。


披上军大衣于谦下来了,算上于谦一共四个人,开着一辆北京吉普212,后备箱带着干粮,带着一箱二锅头哥几个就上山了。那个年代的北京凌晨3点来钟街上几乎是一辆车都没有,往山区的方向开更是一路畅通,进了山都瘆得慌。一会排着队爬过来一串刺猬,一会从山上跳下来几只松鼠。开车得加一百个小心,一不留神就直接万丈深渊了。


到山脚下,车停下来,大伙搬着东西就往山里钻,到了半山腰,于谦一看,位置不错,树林很密,把粘网支好。那鸟是大把大把的往网上撞,旁边还有于谦一哥们在河边钓鱼,上钩的鱼一会就直接下锅了,待天蒙蒙亮,大伙收获颇丰。


这时候肚子也开始咕咕叫了,二锅头全拿出来,一人跟前摆一瓶,谁也别让谁,都自己喝自己的,当然下酒菜也很丰盛,毕竟出来就是喝酒来的,火腿肠、咸鸭蛋,酱牛肉,烧鸡,榨菜,烧饼,黄瓜,小西红柿。伴着一缕晨光,大口呼吸着新鲜的空气,吃着喝着,听着鸟叫和潺潺的流水声,是何等惬意,舒坦!

这些年山里去不得了,咱别祸害人家了,改自己家里活动了。反正于谦院子也大,可劲儿折腾呗。


北京人对吃喝方面,说不讲究吧也不真不讲究,拍黄瓜配上花生米就能干一瓶二锅头,可说讲究吧,那也是真讲究在细节方面。于谦说了,咸鸭蛋全剥开那就叫不会吃了,您肯定不是正儿八经的“酒徒”,要开一个小口,拿筷子在里边挖着吃。这才能起到下酒的作用,拨开了两三口没了,那就不是下酒菜了。照着管饱那么吃,喝酒的节奏就全乱了。


夏天的时候于谦就回到自己的小动物园里烧烤了,该如何定义于谦老师的夏天,那只有六个字:啤酒加羊肉串。对于于老师来说,没有啤酒和羊肉串的夏天是不完整的夏天。

约上三五知己,不宜过多,尽管于谦老师朋友很多,但一般由他牵头攒的局都不会超过5、6个人,要少而精,弄一个小桌子大伙围在一起能聊一个话题,而不是十几、二十个人分为几个小组,各聊各的,那就失去了聚会的意义了。


啤酒当然得要凉的,透心凉,光是冰镇的不能入于谦的法眼,说着说着讲究就来了,按照于谦的说法,啤酒要“井拔凉”,院子里打口井,把啤酒放水桶里然后落入井底,镇着它。那口感绝对跟冰镇的完全两码事。这是最原始的凉啤酒,是现代化科技所无法替代的凉爽。


羊肉串得自己穿,自己烤,一大早托牛街的哥们直接从城里带一只羊腿到大兴来,凌晨四点来钟刚上的货,绝对新鲜,一路开过来,北京的大部分老百姓还都在睡梦之中,也不堵车,一路上痛痛快快的。


到了于谦的动物园,大伙就开干,都各自有活儿,有剃羊腿肉的,有切肉的,有穿串的,还有生火的。三块儿瘦的加两块儿肥的,插着花串,那撸起来才香呢。差不多头中午之前,大伙就喝上了,花生毛豆都摆好了,切点黄瓜条,小葱,小萝卜,又是一道蘸酱菜。

准备好的大腰子,肥得直流油,全上火上烤,左手端着啤酒,右手举着大羊腰,那叫一个美啊!皇上的生活恐怕也就这样了吧。


都说慈禧一顿饭200多道菜,有那个必要吗?就啤酒加羊肉串,800道菜咱也不换呀。

要不郭德纲怎么都服气呢,他说于谦这辈子活得比我值,人这一辈子,该吃吃,该喝喝,当然有钱人是一种活法,没钱的人拍黄瓜、花生米、二锅头照样也能活得有滋有味。

固然郭德纲自己事业很成功,但他也非常羡慕于谦的生活,凉啤酒,热肉串,约三五知己谈天说地,大有侠义之风。


老郭常说,又不是成吉思汗,攻城略地有什么意思,就算熬成了太上老君,不还是给玉皇大帝烧锅炉的吗。

人一生几十年光景,稍不留神这一辈子就过去了,愁眉苦脸也是一辈子。而穷欢乐,每天傻吃闷睡,也是一辈子,何不向于谦同志学习呢。